房屋貸款



他的妻子黃趣平則說,兒子因這學期成績不理想,上學時有點悶悶不樂。由於他上學期就曾經因成績不好被父親責罵,當天就把書包丟在樓梯口離家出走,深夜才被人發現在灣仔一個山邊哭,被人護送回家。事後他父親還替他請了個家庭教師督促功課,不料這次又逃學了。警方在筲箕灣附近找了一夜,但始終沒找到。



由於陳培基自述的來台過程太神奇,台灣與香港警方都在全力搜尋他所說的「叔叔」,但陳培基的父母完全否認家裡來過什麼叔叔。這時女警隊又收到一位路人送來的迷路女童李阿花,2個孩子語言雖不通,卻玩在一起很高興。由於拐帶陳培基入台的叔叔還沒找到,女警對只好暫時留置陳培基等候指認。

若是沒有大人帶著,沒證件也沒車票、船票與機票的9歲小孩,怎麼可能從香港進九龍、再進機場搭了飛機到台灣?陳培基說得活靈活現,叔叔帶他上了渡輪到九龍,坐了計程車去機場,在機場他還喝了叔叔買給他喝的汽水,又拉著他的手進機場、上飛機,他不知道要去什麼地方,叔叔只說要帶他到別的地方玩。上飛機後他坐在最後的一個空位上,叔叔坐在旁邊,空中小姐送了點心給他吃,但什麼話也沒有問他。飛機降落台北後,叔叔叫他下機,但沒有再拉他的手。他跟著別人下來,走出機場過了一夜,到隔日上午才被別人發現。



內容來自YAHOO新聞



被丟包7歲日本男童 ?害父母被疑犯罪





但大和上車後又不斷哭鬧,因此再被父親趕下車。可是原本是父親要教訓不聽話的兒子,豈料7歲的大和很有「骨氣」,第二度被丟包時竟不再追車了。父親貴之把車向前開了5分鐘後,發現固執的兒子沒追上來,只好開車折返原地找人,但已不見大和的蹤影了。貴之嚇得趕緊報警,但第一時間仍對警方謊稱,兒子是在採野菜時走丟。



個人信貸



事隔6天,到了6月3日早上,幾位自衛隊員在避雨時,於北海道鹿部町的陸上自衛隊駒岳演習場內,發現大家找了6天的「大和君」;他被發現時安然無恙,僅輕微擦傷。他自稱︰「自己一個人在山中行走」,失蹤第1天就走到演習場小屋。但這段路直線距離6公里,最快路徑也有12公里,且都是上坡路,即使成人也需2.5小時才能走到。大和在原應上鎖卻未上鎖的自衛隊小屋,僅喝水龍頭的水,睡在兩層床墊中間取暖,這樣度過了6天。

但就跟現在那些海外的詐欺犯一樣,雖然都想留在台灣,不過環境比人強,無法盡如人意的。小屁孩教訓大人,其實古今中外皆有。原來從前從前,信貸台灣也有個「大和君」。

原來根本沒什麼叔叔,他就是在車站丟下書包,隨便跟個男人上車,沒給票就到了碼頭,再隨便跟個男人上渡輪,再隨便跟個男人上車到機場,再隨便跟個男人上了國泰航空的班機,到台北後就跟著旅客一起下機出關,橫行無阻地進了松山機場。其實從頭到尾竟根本沒什麼叔叔,就是他逃學一逃就逃到了台北。

據《每日新聞》報導,雖然日本境內孩童在山林走失,也有幾日後才被尋獲的例子,但都是在天候已穩定的7月。2003年7月,1名12歲男童在校外登山教學時走失,2天後被尋獲,他說獲救前全靠喝水池的水充飢。2010年7月則有1名6歲男童,和阿公外出抓蟲時在山林中迷路,隔天才獲救,也是靠喝水池的水果腹。2005年7月,宮城縣利府町1名7歲男童在公園內失蹤,5天後在2公里外的後山被找到。

但沒任何證件與機票的陳培基,究竟是怎樣「偷渡」到台灣的?他說自己在星期六中午2時離家出走。因為有個住在九龍的「叔叔」到他家,向他爸爸說要帶他到別的地方去玩,經他爸爸同意,他才跟著「叔叔」出家門,上了電車,到靠近碼頭的地方下車,而上下車時叔叔一直拉著他的左手。但他無法形容叔叔的樣子,也說不出大致年齡。





這種「小屁孩教訓父母」的真實案例,戒嚴時代的台灣也發生過。1971年桃園那座常淹水淹糞的國際機場還沒興建,進出國門都只能經由軍民共用的松山機場,理論上入出境管制應該更嚴,豈料卻被一個香港9歲的小屁孩給成功「突圍」了。

1971年12月19日綜合香港法新社等外電報導,住在香港筲箕灣筲箕路盈林大廈F區二樓,經營原子粒(電晶體)生意的陳光山向警方報案,他就讀慈幼小學三年級的9歲長子陳陶基(粵語音譯),18日(週六)上學後就沒有回來,身上只帶了15元的校車費。他們尋找多時後,才在筲箕灣巴士站發現了他的書包。



新頭殼newtalk

從前從前,台灣也有個「大和君」(管仁健)

19日上午,從台北市警察局女警隊傳來了一個好消息,松山航警接獲旅客報案,1名穿著咖啡色的西裝上身、繡有香港「慈幼小學」英文符號的男童,在機場從深夜遊蕩至早晨。航警發現男童身上沒有任何證件,也聽不懂國語及英語;用日語及韓語溝通也無用,最後用粵語及筆談才知道,他自稱叫「陳培基」,粵語讀來則是「陳陶基」,航警隊將他先送女警隊照顧。

45年前戒嚴台灣機場 ?香港9歲童突圍



女警發現這男童字寫得很漂亮,只是會寫的字不多,而女警又無人能通粵語,只好比手畫腳。陳培基寫出他3個姊姊的名字,分別是:陳潔真、陳慧明與陳潔枝,大姊、二姊讀真光中學,三姊則讀浸信會學校,還說另有2個哥哥,但他不會寫他們的名字。女警將這些資料用電話與香港警方核對,雖有部分不合,但初步確認就是外電報導失蹤的9歲學童「陳陶基」。







由於大和失蹤的周圍樹叢茂密,常有野熊出沒,他又沒帶水及食物,身上還只穿一件短袖T恤。警方獲報後研判情況危急,立刻派出逾900名自衛隊、搜救員及警犬,展開地毯式搜索,還一度將搜索範圍擴大至失蹤地方圓15公里,因這幾天當地氣溫曾低至5℃,還下了3天大雨,並發現野熊的糞便,搜尋的警員與自衛隊員,冒雨在深山中不斷喊著︰「大和君」,但仍無所獲。

由於搜尋無著,「大和君」生還機會不高,田野岡貴之在警方及媒體壓力下,終於坦承孩子並非採野菜時走失,而是被他「丟包」管教,但他堅稱絕無發害兒子的動機。然而網路上的酸民不信,鍵盤辦案的方向都是「大和君」已遭父母殺害,連退休員警都還上電視節目抱怨「明明疑點重重,警方為何還不立案調查男童父母」。

在資訊爆發的年代,海內是不是存知己?這要看你是誰而決定;但天涯若比鄰,就一點也不誇張了。2016年5月下旬起,日本北海道的7歲男童「大和君」,成了全球關注的焦點,連英國廣播公司(BBC)、有線電視新聞網(CNN)、英國《衛報》等媒體,也都紛紛推播此一快訊。



為了接待這位小貴賓,女警隊長胡道馨請他到街上吃中飯,餐後又帶到西門町逛街。由於年輕的女警各個都像《烏龍派出所》的麗子,為了「辦案需要」、輪班陪著陳培基看電視,還買牛肉乾給他吃,甚至帶他出去看電影,讓陳培基更樂不思「港」了。

日本北海道7歲男童田野岡大和,生性固執且好動,簡單說就是個「不受管教的小屁孩」。5月28日下午,他與父母、姊姊到北海道鹿部町山區郊遊,因調皮而不斷對人車丟石頭,父母屢勸不聽,回程時又在車上哭鬧不止,父親田野岡貴之(44歲)為了懲罰大和,傍晚5時將他丟在森林道路旁後駕車離去,大和非常驚慌,哭喊著追車,父親於是停下來讓他上車。

3天之後,警方始終找不到陳培基所說的「叔叔」,她的母親也否認陳培基有2個哥哥,只說他確實有3個姊姊。這時陳培基5年前來台就讀台北醫學院的堂哥陳樂榮,從新聞裡發現自己的堂弟被「拐」來台,也趕到女警隊探望。加上陳培基的母親與女警隊通上了越洋電話,對孩子循循善誘,陳培基才坦承事實經過。



過去孩童走失後又被發現的日本最長紀錄是5天,大和失蹤7天才被尋獲,各界視為奇蹟,美國鄉民KUSO說︰「男童被父母丟包在『熊出沒』的山區,我們能不能也把川普這樣丟包?」還有網友說︰「這孩子真倔,他父母想給他一個教訓,他卻反過來給了父母一個教訓,所以躲了好幾天。比倔強,應該是孩子贏了。」

真相大白後,22日下午警方將陳培基「送還」國泰航空,搭乘下午5時40分的班機返回香港。渡過4天「台北假期」後,陳培基臨走前就一直鼓著小嘴生悶氣,他說︰「台北很好玩,我不想回香港,我要跟大姊姊在這裡玩。」







作者:管仁健(文史工作者)



新聞來源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從前從前-台灣也有個-大和君-管仁健-015011858.html


56425CECBD1C47B8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土地貸款率利最低銀行

w28kq08ac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